转型期宁德市基本单位变动与分布格局研究

发布时间: 2020-12-28 09:42 点击数:{{ pvCount }} 字体:  

摘要:宁德市在国民经济二三产业基本单位变动及发展模式与增长动能演进转型中,第三产业法人基本单位数量较快增长和优势制造产业集聚发展及战略性新兴产业扩张规模,促进了总体经济的较快增长和产业格局趋向优化。本文通过对宁德市第四次及第三次全国经济普查数据的梳理比较,对基本单位数量变化及分布格局对区域经济的影响关系进行系统剖析,并就产业经济转型升级提出政策建议。

关键词: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基本单位;产业结构;

分布格局;宁德市

 

基本单位是法人单位及所属产业活动单位的统称,构成国民经济活动基本单元,其变动状况与格局分布反映了区域内经济社会发展及结构变迁。通过研究比较宁德市基本单位变化及格局分布,可以显著反映宁德经济转型升级的路径与增长动能转变,从而有助于经济区域内调整产业布局、优化经济结构,推动总体经济增长从数量增长型向质量增长型转化。

一、基本单位变化的主要特征

(一)基本单位数量稳步增长,私营企业一枝独秀

通过对宁德市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简称四经普,下同)与第三次全国经济普查(简称三经普,下同)基本单位数量的梳理比较,可以看到5年来全市法人单位数量获得较快增长。2018年末全市共有法人单位36477个,比2013年末增加8033个,增长28.2%,年均增长5.1%,增速低于同期全市生产总值年均增长率4.5个百分点。

宁德市法人单位呈现出“内资为主、私营独秀”的明显特征。四经普数据显示,2018年末内资企业36391个,占全市法人单位总数的99.8%,较三经普增加8051个,增长28.4%;其中,私营企业24540个,占全市法人单位总数的67.3%,较三经普大增15250个,增长1.6倍(较之三经普,四经普宁德市内资企业其他注册类型的数量都呈现不同程度的减少)。私营企业已经成为促进宁德基本单位数量较快增长的生力军,是推动宁德经济增长最具活力的基本单位类型。与内资企业独占的情况相对,宁德市在吸引外资方面比较薄弱。全市的港、澳、台商投资企业仅45个、外商投资企业仅41个,分别较三经普减少13个和5个。

(二)基本单位机构类别持续优化,企业法人主体地位进一步加强,企业数量扩张增强经济增长动能

宁德市法人单位机构类型获得优化,主要体现在企业法人的主体地位得到进一步加强,机关事业单位进一步精简。四经普数据显示,全市企业法人27242个,占法人单位总数的74.7%,较三经普比重提高13.2个百分点,企业主体地位日益突出;同一时期的企业法人增速水平保持了与经济的协调增长,表现为四经普企业法人数量增加9749个,增长55.7%,年均增长9.3%,与同期GDP年均增速相同步。全市机关事业单位共计3057个,较三经普减少582个,在法人单位中的占比从三经普的12.8%下降到四经普的8.4%,机关事业单位在社会经济基本单位中的比重进一步降低。

(三)产业结构明显升级,基本单位格局优化推动三产聚势赋能

四经普数据显示,宁德市从事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活动的法人单位数量分别为9544个和26930个,在全市的占比分别为26.2%73.8%。比较四经普与三经普数据,表面上第二产业与第三产业法人单位的比例基本相同(三经普的二、三产业比例是26.4%73.6%),但两次普查法人单位的类别构成差异却显示了产业结构的积极转变。除了前文述及四经普企业法人单位增长55.7%、非企业法人单位减少15.7%,单位类别结构优化而外,在企业法人单位内部也产生了产业结构的优化。在全市27239个企业法人单位中,第二、三产业分别为9174个和18065个,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分别较三经普增长22.4%80.8%,第二、第三产业企业法人单位数分别占企业法人总数的33.7%66.3%,较之三经普,第三产业企业法人数量提升9.2个百分点,第二产业企业法人则降低9.2个百分点,产业结构趋向合理。

    从具体行业看,第二产业法人单位中增长速度最快是建筑业,有法人单位1563个,较三经普增长211.4%;增加单位最多是制造业,有法人单位7332个,净增1109个,增幅为17.8%,但制造业单位在法人单位总数中的占比回落到20.1%,较三经普减少1.8个百分点。而第三产业则增势强劲,法人单位进一步向服务行业聚拢。四经普数据显示,较之三经普,在第三产业涵盖的14个门类(国际组织除外)中有9个门类增幅均超过50%(另外有2个门类增幅超过或接近法人单位28.2%的整体增幅,仅3个门类单位数量减少)。第三产业的批发和零售业超过制造业成为法人单位数量最多的行业门类,显示了宁德市经济产业转型升级的深刻变化。2018年末全市从事批发和零售业的法人单位9468个,较三经普净增3776个,增长66.3%,占法人单位总体的26.0%。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法人单位809个,较三经普大幅增长384.4%,是四经普时期增长最快的行业门类。此外,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法人单位821个,净增336个,增长69.3%;租赁和商务服务业法人单位2914个,净增1288个,增长79.2%;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法人单位678个,净增373个,增长122.3%。宁德市经济单位数量变化积极推动产业结构由“二三一”向“三二一”转型升级。

(四)劳动就业逐渐向第三产业转移,传统行业就业萎缩,就业趋向多元化

与基本单位数量的稳步增长形成反差,四经普数据显示,2018年末宁德市法人单位从业人员665862人,较三经普减少31379人,下降4.5%,主要原因是第二产业从业人员的显著减少。四经普第二产业从业人员有344725人,较三经普减少54138人,下降13.6%;而第三产业从业人员321137人,较三经普增加23008人,增长7.7%。二、三产业从业人员在全市法人单位从业人员中的占比为51.8%48.2%,相比三经普,二产比重减少5.4个百分点,三产比重提高5.4个百分点。二次产业就业人员流动状况显示,产业结构的变化带动就业结构协调适应,第二产业仍是吸纳劳动就业的主要通道,但就业趋向显著从第二产业向第三产业转移。

从就业人员的行业分布看,制造业仍是所有行业门类中吸纳劳动就业最多的行业。四经普全市制造业法人单位就业人数241723人,较三经普减少23571人,占法人单位就业人员总数的36.3%;吸纳就业人数第二多的行业是建筑业,就业人数89455人,较三经普减少22460人,占法人单位就业人员总数的13.4%;吸纳就业人数第三多的行业是公共管理、社会保障和社会组织,就业人数73172人,较三经普减少21805人,占法人单位就业人员总数的11.0%。宁德市这三个传统行业吸纳就业人数占法人单位就业总人数的60.7%,但四经普这些行业都出现了劳动就业人数萎缩或向其他服务行业转移。譬如,就业人数第四位的批发和零售业法人单位就业人数62488人,比三经普增长8.9%;教育法人单位就业人数50518人,比三经普增长17.7%;租赁和商务服务业法人单位就业人数29928人,比三经普增长96.4%

二、基本单位分布格局对经济发展的影响

基本单位分布格局包涵空间分布格局与产业分布格局。

(一)基本单位空间分布的系统聚类分析

对宁德市基本单位空间格局分布的定量评价方法采用的是聚类分析法,其基本思想是根据单位对象(观测)的特征将它们分类,使同一类别内的单位对象具有尽可能高的同质性,而类别之间则具有尽可能高的异质性。我们以宁德市9个县(市、区)为空间单元,以19个不同行业门类的法人单位分布数据为判断行业区域发展的指标,利用SPSS软件对法人单位空间分布格局进行定量评价。

依据表1显示的宁德市9个县(区、市)不同行业的法人单位分布情况,采用Ward法(离差平方和法)类聚,以各行业法人单位数作为变量对9个空间单元进行聚类,得到4种类型。

1  按地区、行业门类分组的法人单位数

行业门类

蕉城区

霞浦县

古田县

屏南县

寿宁县

周宁县

柘荣县

福安市

福鼎市

合计(个)

8894

4596

2808

1427

1828

1230

1654

7606

6434

农、林、牧、渔业

43

43

19

0

8

7

0

28

36

采矿业

18

9

7

7

4

2

6

12

8

制造业

698

1113

456

162

341

114

351

2166

1931

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

88

45

165

72

65

32

37

87

88

建筑业

703

163

73

41

69

39

59

233

183

批发和零售业

2592

997

785

202

248

196

346

2323

1779

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

259

109

49

30

34

13

32

157

138

住宿和餐饮业

155

142

44

18

23

33

13

65

98

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

386

86

21

20

41

5

19

141

90

金融业

20

4

1

3

7

2

0

17

5

房地产业

366

88

84

46

38

22

45

126

115

租赁和商务服务业

1099

419

145

111

174

77

92

460

337

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

345

64

63

55

65

26

28

189

130

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

68

33

27

22

33

24

28

41

62

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

258

81

42

26

33

19

22

113

84

教育

242

165

92

50

60

60

64

208

194

卫生和社会工作

81

35

53

45

39

23

25

50

59

文化、体育和娱乐业

236

96

81

53

66

45

48

110

130

公共管理、社会保障和社会组织

1237

904

601

464

480

491

439

1080

967

                                                                                   注:为方便分析将东侨开发区数据归入蕉城区

 

1 宁德市所辖县(市、区)法人单位行业分布系统聚类谱系图

1.“中心区多点集聚,边缘县相对落后”的空间分布格局

从图1可以看到,系统聚类谱系图对宁德市各县(市、区)的产业发展和行业分布状况做出较好的拟合。具体分析,我们将宁德市9县(市、区)分为四类层次。第一类层次是蕉城区,作为市政府所在地,能够更容易地集聚各方面资源,法人单位数量在全市的占比达24.4%,在19个行业门类中有17个位居第一。第二类层次是福鼎市和福安市,法人单位数量在全市占比分别是17.6%20.9%,福鼎市与浙江温州接壤,除原有产业积淀外还承接了温州的部分产业转移,而福安市作为县域经济百强县之一(2020年,96位次)更是产业实力突出。上述两类层次构成了宁德市产业发展的空间分布的中心。第三类层次是霞浦县,法人单位数量在全市占比12.6%,其拥有得天独厚的资源禀赋和区位优势,需要找到契合产业优势的发展路径。第四类层次包括古田县、柘荣县、寿宁县、周宁县和屏南县,这五县同处于宁德市的内陆山区,五县法人单位总和仅占全市的24.5%,在制造业、建筑业、批发和零售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等行业的法人单位数量远较先进地区为低(行业法人单位数量之和在全市的行业占比均低于20%),产业基础比较落后。

通过以上分析,可以得出“中心区多点集聚,边缘县相对落后”的分布格局是宁德市法人单位空间分布的一个显著特征。宁德市以沿海与山区为分野形成对基本单位分布的空间格局描述,即形成以沿海区域为重心的基本单位集聚,以及内陆山区相较落后的基本单位区域分布特征。

2.法人单位区域分布极不平衡,单位分布状况与经济发展水平相匹配

从区域分布看,宁德市法人单位分布存在极大的区域不平衡。四经普数据显示,蕉城区、福安市、福鼎市和霞浦县等沿海四县(市、区)共有法人单位27530个,比三经普增长32.6%,占全市法人单位总数的75.5%;古田县、屏南县、寿宁县、周宁县和柘荣县等山区五县,共有法人单位8947个,比三经普增长16.5%,仅占全市法人单位总数的24.5%。在劳动就业上,沿海区域吸纳了全市法人单位从业人数的79%,而山区只有21%。而这种极不平衡的基本单位区域分布显著影响到区域经济的发展。

(二)基于区位熵对基本单位行业分布格局的测度

区位熵(Location quotient)被经常用于测度区域行业集聚程度,是由哈盖特(P·Haggett)提出并运用于区位分析中。它可以应用就业数据测度某一地区的某个行业就业份额与所在经济体内该行业就业份额的比率。其计算公式是:,式中j地区的行业在全国的区位熵,j地区行业的从业人数,j地区的从业人员总数,是全国i行业的

2 宁德市主要行业区位熵指数表

行业

宁德各行业法人单位从业人数(qij单位:人)

宁德法人单位从业人员总数(qj,单位:人)

qij/qj

全国各行业法人单位从业人员数(qi,单位:万人)

全国法人单位从业人员总数(q,单位:万人)

qi/q

区位熵

采矿业

971

665862

0.00146

596

38323.6

0.01555

0.09377

制造业

241723

0.36302

10471.3

0.27323

1.32862

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

13733

0.02062

466.9

0.01218

1.69287

建筑业

89455

0.13434

5809.1

0.15158

0.88629

批发和零售业

62488

0.09385

4008.5

0.10460

0.89722

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

18951

0.02846

1434.8

0.03744

0.76019

住宿和餐饮业

9880

0.01484

706.9

0.01845

0.80442

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

6484

0.00974

1010.7

0.02637

0.36923

金融业

368

0.00055

1831.6

0.04779

0.01156

房地产业

15767

0.02368

1268.9

0.03311

0.71516

租赁和商务服务业

29928

0.04495

2290.1

0.05976

0.75215

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

7782

0.01169

1182.9

0.03087

0.37864

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

6247

0.00938

353.2

0.00922

1.01797

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

7800

0.01171

432.9

0.01130

1.03702

教育

50518

0.07587

2230.5

0.05820

1.30354

卫生和社会工作

21218

0.03187

1147.8

0.02995

1.06395

文化、体育和娱乐业

8352

0.01254

419.8

0.01095

1.14506

公共管理、社会保障和社会组织

73172

0.10989

2508.7

0.06546

1.67872

                                                               数据来源: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1911/t20191119_1710335.html

从业人数,q是全国所有行业的从业人员总数。一般而言,区位熵越高,地区产业集聚水平就越高。当区位熵值大于1时,地区产业在全国获得集聚优势,当区位熵值小于1时,地区产业在全国不具有集聚优势。通过使用宁德市和全国的四经普从业人员数据可以计算出宁德市各行业的区位熵。

1.制造产业集聚发展与服务业短板突出并存的产业分布格局

从表2可以看到,宁德市在制造业及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的区位熵指数分别是1.328621.69287,显著高于全国水平,具有较明显的产业集聚优势。而服务行业的区位熵指数显示,除在教育(1.30354)和公共管理、社会保障和社会组织(1.67872)明显高于全国水平(两行业均归于公共服务领域),以及在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1.01797)、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1.03702)、卫生和社会工作(1.06395)、文化、体育和娱乐业(1.14506)等行业与全国水平相当外,在其他服务行业的区位熵指数均小于1,尤其在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0.36923)、金融业(0.01156)、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0.37864)等行业与全国水平差距较大,显示宁德市在生产和市场服务行业的集聚程度与全国水平比较存在劣势,宁德市服务产业发展尚不充分。而这种“制造业集聚优势和服务业短板突出并存”的产业分布格局与宁德市“二三一”的产业结构相一致。

那么具有产业集聚特征的制造业门类,具体是哪些行业存在集聚优势?这些优势产业怎样形成主导区域产业发展的本地化部门?在表3中,通过计算制造业和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的34个行业大类的区位熵,发现有11个行业区位熵大于1。而这些分布在制造业的8个行业和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的2个行业的产业集聚程度明显高于全国水平,构成区域发展的优势产业。刘文华、黄鑫(2015)通过构建以区位熵来反映产业本地化的统计量,得出如果区位熵是1,那么产业的本地化程度是0,区位熵与1相差越大则该优势产业的本地化程度越深。由此,我们获得一个趋向经验性的判断,即农副食品加工业,酒、饮料和精制茶制造业,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铁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业,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等5个行业具有显著的产业本地化特征,是推动宁德市形成核心竞争优势的主导产业。

3 宁德市制造业和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

各行业区位熵指数表

农副食品加工业

3.78031

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

0.06347

铁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业

4.94030

食品制造业

0.97212

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

0.34728

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

4.93621

酒、饮料和精制茶制造业

6.90396

医药制造业

0.50633

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

0.07455

烟草制品业

0.00000

化学纤维制造业

0.02802

仪器仪表制造业

0.30337

纺织业

0.33249

橡胶和塑料制品业

2.17057

其他制造业

0.35920

纺织服装、服饰业

0.46572

非金属矿物制品业

0.65383

废弃资源综合利用业 

1.67018

皮革、毛皮、羽毛及其制品和制鞋业

0.30161

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

1.47510

金属制品、机械和设备修理业

1.37018

木材加工和木、竹、藤、棕、草制品业

0.76875

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

6.26835

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

1.79878

家具制造业

0.28545

金属制品业

0.77681

燃气生产和供应业

0.47052

造纸和纸制品业

0.59499

通用设备制造业

0.73743

水的生产和供应业

1.88275

印刷和记录媒介复制业

0.26883

专用设备制造业

0.42452

 

 

文教、工美、体育和娱乐用品制造业

0.74730

汽车制造业

0.41245

 

 

2、新兴制造产业实现产业集聚和规模扩张

在宁德市这些本地化主导产业中既包括水产品加工和精制茶加工等具有地域资源禀赋特征的传统制造业,也含括了锂电新能源、不锈钢材料、摩托车化油器制造等战略性支柱产业。四经普时期这些产业发展呈现出单位数量增加或从业人员聚集等规模扩张的特征。在传统制造产业主要以单位数量扩张为主。农副食品加工业有法人单位1036个,比三经普净增245个,增幅为31%;其中水产品加工行业有法人单位688个,行业占比是66.4%。酒、饮料和精制茶制造业有法人单位1409个,比三经普净增789个,增幅为127.3%;其中精制茶加工有法人单位1300个,行业占比是92.3%。在新兴制造业则主要表现为企业的规模扩张。在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行业大类中的常用有色金属冶炼行业中,虽然只有7个企业,却聚集了17115名从业人员,平均每个企业有2445名员工。而其主要生产的不锈钢新材料产业,在2018年产值突破千亿,成为宁德市首个千亿产业集群。在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行业大类中的电池制造行业有企业单位13个,聚集从业人员41171人,比三经普增加30291人,从业人员增长了2.8倍,平均每个企业有3167人。而所生产的锂电新能源产业通过引进一系列配套上下游产业,引进培育新能源汽车整车生产,构建起了产业龙头带动,产业链衔接紧密,生产要素配置优化的新能源产业发展格局。在以摩托车化油器为主的运输设备制造行业,产业单位与人员基本与三经普时期持平。

三、加快基本单位结构优化,推动经济转型升级的对策建议

(一)加快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提高产业竞争力

加快宁德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促进产业结构由第二产业为主向第三产业为主逐步转变,搞好产业链之间的衔接、产业与产业之间的协调以及产业空间布局的协调,构建传统产业、高新技术产业和服务业协调发展的生产力布局。在产业转型阶段,建议政府采取切实有效措施,完善创业创新机制、产业集群机制。鼓励创业,不断壮大基本单位数量;鼓励创新,促进企业技术进步;鼓励上规模,引导企业做大做强做优;鼓励积聚,增强产业集群效应。通过优化基本单位分布来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在经济又好又快发展的同时优化基本单位分布。

(二)发展高新技术产业, 大力发展服务业,推动产业结构合理优化

着力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引导企业努力掌握核心技术和关键技术,大力开发对宁德经济社会发展具有重大带动作用的高新技术,支持开发重大产业技术,制定重要技术标准,构建自主创新的技术基础,加快高技术产业从加工装配为主向自主研发制造延伸。加快发展服务业特别是现代服务业。坚持市场化、产业化、社会化的方向,加强分类指导和有效监管,大力发展保险、物流、信息和法律服务、会计、技术、设计、咨询服务等现代服务业,积极发展文化、旅游、社区服务等需求潜力大的产业,同时出台加快服务业发展政策措施的实施意见,对国家鼓励类服务业实行与工业用电、用水、用热基本同价。推动产业结构优化升级。促进一、二、三次产业健康协调发展,逐步形成农业为基础、高新技术产业为先导、基础产业和制造业为支撑、服务业全面发展的产业格局,坚持节约发展、清洁发展、安全发展,实现可持续发展。

(三)强化创新创业政策导向,优化经济发展环境

抓紧抓实创新创业。要加快推进创新创业重点工作落实,培育创业主体、搭建创业平台、加大创业扶持;加快推进创新创业与重点产业相融合,推进创新创业与现代农业、旅游服务业、文创产业、电子商务的融合发展;着力构建创新创业新机制,完善成果转化机制、跟踪服务机制、正向激励机制。全力推动经济发展环境优化提升。在全市大力实施审批提质增效、惠企降成本、法治护航发展、政企守信践诺、服务大提升、作风整治行动;突出服务实体经济,保持产业发展的定力,抓住国家支持产业发展的重大机遇,抓好产业项目建设;全面深化放管服改革,实施政务服务提质,实施审批流程再造,实施改革效果评估。

(四)构建沿海与山区产业协同优势互补的区域发展机制

针对宁德市沿海与山区发展极不平衡的状况,应构建沿海与山区产业协同、优势互补的区域发展机制,推动实现沿海山区联动、统筹协调发展,共同念好“山海经”。沿海与山区需要明确发展定位,要综合考虑地理区位、资源禀赋和产业基础等因素,切实找准经济发展的着力点和突破点,合理规划区域产业布局。积极推进山海协作,共同发挥山海优势。一要大力推进基础设施建设,改善山区道路交通状况,加强通信、能源、水利、环保等基础产业建设,优化山区空间开发和保护格局。二要规划优势产业整体布局,提升山区生态产业发展能力,突出差异化发展思路,山区产业单位布局上,既加快传统制造业改造提升,又积极培育发展生物医药、新材料等新兴产业;沿海产业单位布局上,突出以高技术产业为核心,做长产业链条,推动沿海山区形成产需对接、产用结合和产业链上下游整合的产业开发格局。三要加大技术、人才的培育和引进,增强产学研合作水平,搭建高端人才共享交流平台,引导高端科技人才为山区科技创新和企业发展服务。

    

参考文献:

[1] 刘文华,黄鑫.基于区位熵的区域产业集聚度统计检验[J].统计与决策.2015(11):130-133.

[2]杨林.深圳经济转型升级的增长轨迹[J].中国国情国力.2015(2):68-70.

[3] 李明. 顺德第三次全国经济普查基本单位变动分析[J].价值工程.2015(33)31-34.

[4] 浙江省统计局课题组.从基本单位角度解读浙江经济转型升级[J].统计科学与实践.2012(5):6-8.

[5]田斐.基本单位对重庆市经济发展影响分析[J].重庆统计.2012(09):31-35.

[6] 吴少卿.五年来基本单位的变化与河南省经济发展问题研究[J].市场研究.2003(10):14-17.

[7] 孙思栋,徐东坤,王占戈,赵海军.从基本单位变化看山东经济发展[J].山东经济战略研究.2007(10):4-9.

[8] 杨震.甘肃省基本单位分布状况研究[D].兰州市:兰州财经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6.

附件下载

相关文章